正文_第十章 上门就骂老丈人 - 女总裁的近身特工

正文_第十章 上门就骂老丈人

苏清凌家在郊区的一个高档别墅小区里。 这个小区里面全都是清一色的独立别墅,每一幢都是有三层楼,别墅与别墅之间的距离都很远,别墅都有自己的车库,有自己的庭院。 这里的别墅,每一幢的价格都不会低于一千万,最高的都是达到了五千万,能够住在这里的人,显然不是什么普通老百姓了。 苏清凌家的庭院里面种了很多的茶花,此时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正在认真的侍弄着院子里面的一株茶花,就算苏清凌的车进来,他也没有抬头看上一眼。 “明远,这个就是……”苏清凌停好车,正要告诉林明远,那个老者就是他父亲苏军功,林明远竟然突然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而且还直接就冲向了她的父亲,这让苏清凌和苏琳两人都是不明所以。 “喂,老头,你疯了,快滚开!”林明远冲到了苏军功的身边,马上瞪着眼睛大声咆哮起来。 苏清凌刚刚推开车门,听到林明远这样喊,差点一头栽倒在地,这个家伙是疯了吗?怎么一进她家,就对着她爸吼了起来,而且还是用这种很粗鲁的方式。 苏琳也是目瞪口呆,但脸上瞬间又露出了笑容,扶着车顶,看好戏一样的看着林明远和自己的哥苏军功。 这还不算完,林明远此时对着苏军功愤怒的咆哮:“你缺心眼啊,有你这么养茶花的吗?你懂得茶花吗?” 苏军功让林明远骂的一个狗血喷头,把他骂的都有些蒙了,但瞬间就一下子跳了起来,怒道:“小王八蛋,我怎么不懂茶花了?” “你懂茶花?你知道这株茶花是什么名字吗?”林明远不屑的撇了一下嘴。 苏军功马上吼道:“废话,老子养了这么久,能不知道它叫什么吗?这株茶花叫做帝王。” “我呸!我呸你一脸!”林明远鄙视的瞪着苏军功,道:“你这个白痴老头,这哪里是什么帝王,这分明就是三宫六院,可比你那什么帝王名贵的多,好好的一株三宫六院,你竟然当成了帝王来养,你不是白痴你是什么?” “林明远!你……”苏清凌看林明远说的越来越过份,她终于缓过神来,愤怒的大喝了一声,这个家伙竟然一口一个的骂她父亲是白痴,她哪里能够忍受。 苏琳一把拉住了苏清凌,轻笑了一声,道:“别冲动,这小子挺有趣吗,还都多少年没有看到有人敢对着你老子发脾气了,咱们看着就是了。” 苏清凌皱着眉头说道:“他竟然敢骂我爸……我……” “没事,没事。”苏琳笑嘻嘻的扯住苏清凌,饶有兴致的接着看戏,这种场面真是太难得一见了,她哪能不想好好看看,尤其这两人的关系,还是未来老丈人和新女婿,第一次见面竟然就骂了起来,想想就更是让人兴奋啊。 苏清凌让苏琳拦住了,但是这时候又有一个人冲了出来,直接冲到了苏军功的身边,对着林明远喝道:“小子,竟然敢对苏叔叔出言不逊。” 这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男子,白净的面皮,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西装革履,显得文质彬彬,非常的有风度,就算是在喝斥着林明远,也没有失了他的风度,一看应该就是一个非常有教养,出身不凡的人。 “不关你的事。”苏军功却是一下子打断了那个男子的话,对着林明远接着咆哮:“胡说八道,这是我从大理那边特意花高价买来的,那可是正宗的帝王,你说的那什么三宫六院那又是什么狗屁东西。” 林明远这时候也是完全无视那个男子,瞪着眼睛对苏军功说道:“你才胡说八道,不对,应该说你和卖你花的人都是瞎子,那卖花的人就是一个王八蛋,帝王那种垃圾品种能跟三宫六院比吗?” 这个男子顿时就有些尴尬了,他名叫曹至吉,家世显赫,与苏家也算是世交,在外求学多年,这一次回来就是特意来拜访苏军功的,另外还有一点,两家老人是想撮合他与苏清凌的。 曹至吉那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家世又好,其实并不想让家里人安排自己的婚姻,但这个人是苏清凌的话,那又另发别论了,他在二十来岁的时候,就很中意苏清凌了,家里这样安排,他还喜欢,这事当然就是正中下怀了。 他上午就到了苏家,苏军功给苏清凌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听到了,没想到苏清凌竟然要带着男朋友一起回来,这可就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了,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子能够配得上苏清凌,是多么优秀的一个男人竟然还能把他曹至吉比下去。 看到林明远从苏清凌的车里下来,就知道林明远肯定是苏清凌的男朋友了,谁知道这个家伙一进来,竟然就跟苏军功吵了起来,这可是让曹至吉没有想到,然后就感觉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白痴啊,这样骂苏军功,那还能跟苏清凌在一起吗? 本想着这时候出头,一来显示自己,二来也是打击一下对手,谁知道自己的出场,竟然是如此的落寞,完全就让苏军功无视,更是完全没有引起这个男人一点的重视,那种被人轻视的感觉,真是让他郁闷的很了。 “帝王比不了三宫六院?你这个小王八蛋简直就是胡扯,那三宫六院我压根就听都没听过。”苏军功虽然声音还是极大,眼睛也瞪的像灯泡一般,这样污辱他的爱花,他是绝对忍受不了的。 林明远不屑的撇了一下嘴,道:“胡扯?你枉自养了这么多的茶花,这根本就是只是虚有其表,完全就是在那里装模做样,不知道就说不知道,还说别人胡扯,你这么大的年龄,真是白长了。” “你给我住嘴!”刚才让人无视的曹至吉再一次对着林明远又是咆哮了一声。 “闭嘴!”两声咆哮从林明远和苏军功两人的嘴里异口同声的吼了出来。 曹至吉一下子尴尬之极,苏军功这样吼他,他忍了也就罢了,可是这个林明远也这么吼他,那就让他真的受不了啊,可是偏偏林明远还是跟苏军功一起吼出来的,他要是再多说,那岂不是就不尊重苏军功,这种哑巴亏吃的,那真是郁闷的想要吐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