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十一章 鄙视老丈人 - 女总裁的近身特工

正文_第十一章 鄙视老丈人

苏军功用凶狠的目光看着林明远,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好,小子,你竟然如此污蔑我的帝王。” “污蔑你的帝王?”林明远不屑的冷笑了一声,道:“帝王在茶花里面顶多也就算是一个高级茶花品种,而三宫六院那是极品中的极品,你说的那种帝王跟三宫六院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都不如,有什么污蔑的” 苏军功用力的挥了一下拳头,喝道:“小王八蛋,那你说说这怎么就是三宫六院了?如果你说的不对,老子就把你扔到海里喂鲨鱼。” 林明远一翻白眼,道:“切,跟你这种外行人讲,简直就是丢我的脸。” “你说是不说?”苏军功额头上的青筋直蹦。 “好,那我就说说,让你心服口服,免得你这个老白痴把这好好的一株三宫六院养废了,你给我好好听着,帝王是最上面一朵,下面围绕着数朵,花无定数,但花却是相同的,这个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废话,这我当然知道。”苏军功一翻白眼,冷哼了一声,但也没有反驳,毕竟林明远说出帝王这种花的特点,并没有错误。 “但三宫六院就不同了,三宫六院虽然上面也是一朵花独秀,但是紧接着下面是三朵,再下面是六朵,一共十朵花,而且下面九朵花,朵朵不同,或娇艳,或高贵,或典雅,争相斗艳,就像三宫六院在皇帝面前邀宠一般,你想想,那些三宫六院的妃子在皇帝面前哪一个不得是展露出最美的一面才能得到皇帝的欢心,所以这花才叫三宫六院。” 苏军功听的目瞪口呆,苏清凌和苏琳两人也听的一脸惊讶,然后都是不约而同的看向那株茶花,但是这株茶花此时并没有开花,她们也看不到林明远所说的那种美景,就连曹至吉也是不由自主的看着那株茶花。 “三宫六院这种花,那是极为难得的精品,也难怪你们不认识,就算真正出现,那也会让你们这种不懂装懂的人糟蹋了,唉,可惜啊,好花没遇到好人,命不好哟。”林明远一边说,一边手指轻轻的抚摸着那株茶花的叶子,痛惜的连连摇头。 “真的有这样的奇花?”苏军功瞪着眼睛看着林明远,但是那语气就再也不像刚才那样的暴躁了。 林明远叹了一口气,道:“当然有,不过像你这样的养法,不要说能让三宫六院齐开放,就算是养成你那种帝王,只怕也是有问题哟。” “这个……这个……”苏军功让林明远说的竟然一点脾气也没有了,两手连连搓着,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脸上堆着笑容,道:“那你说,我这花哪里养错了?” “错了,大错特错了,三宫六院这种茶花与普通的茶花养起来似乎并没有区别,但却是对生长条件又苛刻许多,首先这土,就不能只是那种普通的枯枝腐败土质,你想想,这上面是帝王,下面是三宫六院,哪一位不是人间最高贵的,你用普通的腐土能行吗?那必须要用刚好两年的落叶所成的土壤,每年一换,多一年少一年都不行。” “这条件确实挺苛刻。”苏军功点了点头。 “第二点,浇的水,绝对不能是普通的自来水,也不能是接的雨水,这要用山间溪水,你想想这种尊贵的花,用普通的水,他们能喝吗?这就像有钱人,能伸嘴就去自来水那里喝上两口吗?” 苏军功又点了点头,道:“好像也有道理。” “什么叫有道理,不明白就不要装懂。”林明远鄙视的翻了一个白眼,弄得苏军功也是颇为尴尬。 “土壤和水说过了,还有一项就是阳光了,这三宫六院,在早上九点之前,要在阳光之下暴晒,但在九点之后,却又必须遮住阳光,不能暴晒于日光之下,下午四点之后,再一次沐浴阳光。” “这个倒是挺麻烦的。”苏军功皱了皱眉头。 林明远一瞪眼睛,道:“嫌麻烦,就别糟蹋这种极品茶花。” “好,那我就试试。”苏军功盯着林明远,缓缓的说道:“小子,如果我按照你说的做,这花要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开放,那我就苏军功就必有重谢,但是我如果按照你说的,这花要是出了问题,我苏军功也一定……不会饶了你。”后面一句,苏军功脸色阴沉,一种上位者的威严从身上迸发而出。 林明远一翻眼睛,极为不满的说道:“你这话我怎么就那么不爱听呢,这种极品茶花,你要是养废了,简直不是暴殄天物,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老混蛋,我都想直接把你人脑袋打成狗脑袋,你还有脸说不饶我?” 苏军功让林明远这句话噎的够呛,翻着眼睛说道:“那你小子要是骗了我呢?” “你爱信不信,我还真懒得跟你讲,不过这花要是让你养废了,哼哼,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我?那你能怎么样?”苏军功眉毛一扬,这种话,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听到过了。 “我……”林明远翻了翻白眼,好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苏军功了。 “噗嗤!”苏琳这时候笑喷了,把大家的注意力终于是引到了她的身上。 “咦,小琳你什么时候来的,哦,清凌,你也回来了,对了,你说你要带男朋友回来的,你男朋友呢?”说着,苏军功在苏清凌身边看了看。 苏清凌这时候真是尴尬之极,心里更是把林明远恨的要死,真后悔怎么就找林明远来帮忙呢,这还没介绍呢,林明远就已经把父亲骂了一个狗血喷头,父亲不马上把他赶走那就算不错了,这事还怎么接着冒充啊。 苏琳手指了一下林明远,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而且笑的那叫一个夸张,甚至于笑着笑着,都已经是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苏军功慢慢转头看向了林明远,而林明远脸上的表情那也是精彩之极,脸胀的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曹至吉这时候心里的郁闷突然一扫而空,好像自己没拦住也不是什么坏事,这下子这个小子肯定要滚蛋了,得罪了苏军功,还想跟苏清凌在一起,那简直就是做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