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十四章 难缠的丈母娘 - 女总裁的近身特工

正文_第十四章 难缠的丈母娘

这时候一个中年贵妇从外面进来,正是苏清凌的母亲赵美华。 “妈!”苏清凌马上站了起来,过去亲热的挽住了母亲的胳膊。 “阿姨好!”曹至吉也是起来打招呼。 赵美华笑着说道:“哟,至吉来啦,清凌啊,你看看你,还跟我们搞什么神秘,说带什么男朋友回来,原来就是至吉啊。” 曹至吉耸了一下肩膀,道:“阿姨,你这可搞错了,我倒是希望清凌用这样的身份把我带回来。” “搞错了?”赵美华皱了一下眉头,这才看向了林明远。 林明远这时候也已经站了起来,微笑着说道:“阿姨好,我是林明远。” “你就是清凌的男朋友?”赵美华上下打量着林明远,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容貌普通了一点,不如曹至吉帅气,那气质也没有曹至吉那么的文质彬彬,完全看不到那种受到过良好教育的人。 另外这个家伙竟然只穿了一套休闲装,虽然看起来也不是便宜货,但今天第一次来,这是多么正式的场合,他竟然穿着这样的衣服,就显得太不尊重她们苏家了,让她对林明远的印象并不是太好。 “是的。”林明远坦然的接受着赵美华的审阅,不卑不亢的答了一句。 “坐吧。”赵美华摆了一下,然后就过去挤开了苏军功,挨着林明远这一边问道:“你的家里人是做什么的?” “我父母就做点小生意。”林明远恭敬的回答。 “小生意,资产有一千万?” “这个……差不多吧。” 林明远回答的有些勉强,这让人感觉到他这样回答,颇有点硬着头皮答的,所以这一千万显然就要大打折扣了。 赵美华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她们苏家家大业大,资产几十亿,苏清凌又是她们家里的独生女儿,林明远这样的家庭哪里能配得上苏清凌。 “那你是在为你母亲打理生意?”赵美华又问。 “不是,我不喜欢做生意,而且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我就到这里来随便找点事情做。” 赵美华一下子就皱起了眉头,道:“年轻人不能这样无所事事吧,要有事业心,要有进取心,清凌到底是女人,不能以后总要她去工作吧,你身为一个男人,总要有所担挡吧?” 苏军功和赵美华两人看人的方面那是完全不同的,苏军功最主要的还得是看着能不能投脾气,但是赵美华就更现实,他们苏家这么大的家业,给女儿找丈夫,那必须要门当户对,否则哪里肯行,曹至吉才是她给女儿找的理想选择,这个林明远,压根她就看不中。 苏清凌是拿父亲那臭脾气没辙,但是母亲这里,她就可以有些办法了,这时候马上接口说道:“妈,你不会想着我和我的另一半每天都忙着工作,然后几天都见不了一次面吧?你还在家总埋怨我爸忙来忙去的呢。” 赵美华一瞪眼睛,道:“那怎么一样,男人忙事业那是天经地义,你以后总要生孩子带孩子的,哪能总是工作,你不工作了,那他还闲着哪成?” 苏清凌脸微微一红,说道:“我又没想要孩子。” 赵美华气道:“不要孩子哪行,那我们苏家岂不是绝后了,真是任性。” 苏琳这时笑着打圆场,道:“嫂子,先别说这事了,我还有点事跟你说呢,反正他们这些孩子在不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说着就硬把赵美华拉上了楼。 “来来,你再帮我看看,我其他的茶花都养的有什么不对。”苏军功站起来,把林明远又扯到了院子里。 “伯父,其实你这些花就没什么问题了。” “怎么会没问题?你小子不会是藏私吧?”苏军功瞪起了眼睛。 林明远尴尬的笑了一下,道:“那倒不是,只不过这些花就比较普通了,你这么养就已经足够了,只有那些稀世品种,才需要一些特殊的方法去养。” “原来如此,臭小子,你拐弯抹角的,还不是说我养的茶花不好,奶奶个熊,我一直认为我养的花都是极品,原来都是一堆垃圾。” “伯父你也别这么说,其实要不是有这株三宫六院比着,你这院子里面的茶花确实不错了,最起码来说,我在个人家中,就没有看到有谁能够养这么多品种不错的茶花。” “以前我会这么认为,但现在我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喽,这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我还是井底之蛙啊。” 曹至吉看着林明远和苏军功相谈甚欢,自己偏偏一句话也插不上,心里不免是相当的郁闷,心里也是相当的不忿,还好赵美华欣赏他,这也算是对他的一个安慰,最起码来说,自己并不是完全输给了这样一个臭小子,否则他真的要疯掉了。 “臭小子,不就是懂得点茶花吗,其他的他能行吗?”曹至吉心里暗暗嘀咕,脑袋飞快的运转,很快就有了主意。 聊了一会茶花,有电话找苏军功,苏军功就到客厅里面去接电话了,曹至吉就来到了林明远的面前,道:“林先生,清凌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你是她的男朋友,咱们以后也要常来常往。”说着,就已经伸出手,想要握手的意思。 林明远笑道:“刚才只顾着聊花了,多有冒犯,也不要见怪。”说着也伸出手与曹至吉握在了一起。 曹至吉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道:“没事没事,我曹至吉还没有那么小的气量。”手上却是已经加强了力量。 曹至吉从小就学跆拳道,然后又学了空手道,在这两方面还都是颇有成就,一般三五个人都近不了他的身,看起来虽然文质彬彬的,但这手上的力量还真是极强,这一次握手,他就是要让林明远暗地里吃点亏,而且他也相信,为了男人的面子,就算是林明远的手非常疼,那也绝对不会声张的。 但是曹至吉明明已经用力了,但是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林明远有痛苦的模样,而且还感觉到林明远的手,竟然硬梆梆的,好像自己完全没有捏动。 “好小子,还有点力量啊,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挺多久。”曹至吉反而是一下子来了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