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十八章 醉汉带醉妞 - 女总裁的近身特工

正文_第十八章 醉汉带醉妞

林明远住的地方是属于很老旧的一处楼区,楼都是二三十年的了,地方很乱,但这里的租金很是便宜,离家出走,他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钱,所以也只能找这样一个便宜的地方住了。 以前的五千块对于他来说,那根本就不是屑一顾的,但是现在却是一笔很大的巨款了,最起码两三个月内房租是不能问题的,所以今天的心情实在是不错。 喝了那么多酒,但却是有些口渴,林明远路口的小超市前下了车,买了瓶水喝了一大半,这才悠哉游哉的准备回家。 不过他刚刚出来没走多远,后面就开过了一辆车,而这辆车明显不太正常,竟然是向他这个方向开过来,而且速度还挺快。 林明远往旁边跳开,这个距离应该是能够避开那辆车了。 但谁知道那辆车竟然方向一转,又一次向他撞来。 林明远脸色一冷,这是专门针对他来的了,可是就凭这样的方法就想要他的性命,那可真是玩笑了。 这一次林明远并没有马上躲避,而是待那辆车快要撞到他的时候,他才一个快速的旋转,就已经擦着车身避开了车的冲撞,而且在错身的一刹那,他的手就已经是准备的敲在了驾驶室里那人的脖子上。 “我晕,好像不对头啊。”林明远一出手,就感觉不对了,对方的车窗开着,他能看到里面开车的是一个女孩,而且还是一个相当年轻的女孩,看起来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岁。 虽然像林明远这样的特工,很多都是从小就训练的,但这个女孩的表情有些发直,似乎是属于那种受了什么刺激的情况,那她就不是来杀他的了。 而他这一掌,已经切到了那个女孩的脖子上,直接就把她敲晕过去,这车就已经成了无人驾驶。 在出手和确定自己的判断失误,林明远一共也没有超过半秒钟,车子还没有从他的身边刚刚冲过去不到一米远。 手一伸,林明远的袖子里就已经飞出了一根细细的丝线,那丝线直接就挂在了车窗上,而林明远的身体也突然一下子离地飞了起来,只是一个转瞬之间,林明远就已经是手抓住了车窗,然后身体就直接从车窗穿了进去。 林明远住的地方并不是闹市,晚上人就很少了,而且现在还有些阴天,就算平时出来闲逛的人,这时也都回家了,并没有人看到他的动作,如果真有人看到,那一定会大呼一声“蜘蛛侠啊。” 林明远当然不是蜘蛛侠,这只是一种高科技的设备,那细细的丝线是用特种材料所制,极为强韧,能够承受强大的拉力,就算是拉上一千斤也不会断裂。 林明远窜到了车里,直接就坐到了那个女孩的腿上,脚一伸,就已经踩住了刹车,车子终于在撞到旁边墙上停了下来。 车子是控制住了,但麻烦事也来了,这个女孩让他给打晕了,只怕一时半会也不会醒来,现在怎么处理她?就把她扔车里? 想了想,林明远很干脆的把车开到了自己的楼下,然后直接就把这个丫头抱出了车里。 “死丫头,竟然喝了酒还敢开车。”林明远刚才自己也一身酒味,所以也没有注意,这时候抱起这个女孩,才闻到了这个女孩身上的酒气,那这辆车开成那样,也就是完全可以理解了。 直接抱着女孩到了自己三楼的家,直接就把这个女孩扔到了沙发上,林明远又看了看这个女孩。 女孩也就二十岁不到的样子,头发挺长,圆圆的脸蛋,因为酒劲,脸蛋红扑扑的,眼睛闭着,但是也能看出这个丫头还真是挺漂亮的,这可是还没有化什么妆,如果化起妆来,这个丫头就会显得更漂亮。 个子应该不太高,也就一米六出头,身材显得有些纤细,胸脯也不是很大,这也可能是年龄不到,所以并没有完全发育起来。 这时候就算把她弄醒了,估计这个丫头因为喝多了,也不会清醒,所以林明远把她扔在沙发上就干脆不管了,直接去洗漱了一番,然后就回卧室睡觉了,自己家里就一个卧室,他可不会把卧室让给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 林明远虽然并没有像苏军功那样醉的不成样子,但今天也实在是喝的不少,一躺到床上,那就呼呼大睡起来,而且睡的还是很香。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林明远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上了自己的床,还钻进了自己的被窝,他下意识的搂住,然后就摸向了对方,软软的还是挺舒服。 “奶奶个熊,好久没有女人了,这都开始做春梦了。”林明远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但突然感觉不对头,手又捏了两下,这也太真实了吧,怎么不像是在做梦啊。 “我靠!”林明远猛的睁开了眼睛,不到五秒钟,他就已经适应了屋里的黑暗,然后就看到了旁边的人。 这不正是那个喝多酒开车的女孩吗,这个丫头怎么摸到自己的床上来了。 林明远不是正人君子,但是对于这种来历不明的女人的便宜,他还真不想占,一把推开了那个女孩,喝道:“醒醒!” “干吗……”那女孩被林明远推的翻了一个身,嘀咕了一句。 “醒醒,醒醒。”林明远又喊了两声。 “人家困死啦……”女孩又嘀咕了一句,然后又翻过身,伸手向林明远的身上搂来。 “啪”林明远直接一巴掌拍开女孩的手。 “唉哟!”随着一声惊呼,那个女孩终于是睁开了眼睛,因为对黑暗的不适应,她的眼神有些迷茫,但那种迷茫很快就是变成了一种惊恐,然后嘴巴一张,就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啊!” “我晕!”林明远吓了一大跳,然后一伸手就捂住了这个女孩的嘴,要知道这个老楼的隔音并不好,晚上他就经常能够听到隔壁还有楼上楼下发出的声音,尤其是女人在兴奋中的那种叫声,更是直接能穿透墙壁到他的耳朵里。 而这个女孩的尖叫声,显然比那种叫声更有穿透力,要是任她这么叫,整幢楼都能听到了,很容易让人引发联想的。